广野文男:插画中的故乡和生活,以及逝去的日本乡间生活和游戏



现代化和传统之间的冲突和和解,是每一个国家都绕不开的。

这个过程,无所谓好坏,也不可抵挡的,该来的就自然的来了.

很多熟悉的东西,生活方式,慢慢的只存在与儿时的记忆里,而当一个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,就老啦!

对于童年的回忆,那些美好的一去不复还的记忆,你可以默默的回忆,露出灰心的笑容,也可以像日本画家广野文男(廣野文男)一样,将它画出来,不断可以保存,更可以让城市里长大的年轻人来感受一下,那些未曾见的生活。

广野文男,生于日本南丹,在花甲之年,用笔描绘童年时的故乡风情,在画中,恍惚隔世,那些难忘的乡间的农村生活和儿时的游戏,以及对于节日的期盼...

一一得以呈现!

上野道雄先生的解说文字,对广野文男的插画有生动的解说,图文并茂不过如此!


图:廣野文男 
文:上野道雄
译:松果尖尖

下面的文字由松果尖尖翻译:

納豆餅

纳豆年糕要放在地炉里用慢火烘烤。在炉子的一边,母亲趁着年糕还软,把它放进装有黄豆粉的盆里,拉长。这些年糕往往是两三层一叠,父亲和哥哥则会叠个四五层。我用稻草纳豆做了一个咸咸的纳豆年糕。纳豆年糕和梅树茶一样,都是为庆祝元旦准备的。


田起こし

春风吹进山里,吹醒了沉睡的田地。山村里,大部分农家也兼营林业。山林工作的余暇,父亲把牛牵进田间。小学高年级时,即使不是农忙季节,我也要到田里帮忙。小牛哞哞叫唤,父亲在后面随声轻和,这声音还在耳边,好像就是昨天一样。也许是心理作用吧,嗅着新翻的泥土味,觉得春天就快来了。


学校帰り

伙伴们大声欢呼。我在游戏中输了,身上挂满书包东倒西歪地走着。空着手的他们开始追逐打闹,蹦蹦跳跳地哼唱着,惊起了虎杖上的菜粉蝶。肩膀上的书包有些沉重,我的心里却很温暖。这份温暖延续了半个世纪,至今也没有冷却。现在,分校已经关闭,学生们要坐公车去总校上学了。放学后与伙伴们一起打闹的情景,不会再重现了。


木馬出し

山里的农家,大多兼营农业和林业。不管是哪个家庭,父亲都是林业工作的主力。战争结束后,国家百废待兴,需要大量的木材。于是农民们走进深山,砍倒桧木和雪松,再设法运出来。这项工作非常危险,稍有疏忽就很容易出事故。孩子们看着父亲像杂技师一样走过狭窄的栈桥,眼里满是敬佩。不久后,进口木材抢占了市场,山里的木材很难再卖出去了。山林于是变得冷清起来,树木无人砍伐肆意生长,成了花粉症的元凶。栈桥也已经残破不堪,四周长满杂草,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很希望内需能够增强,这样故乡就又会有了生气。


チャンバラごっこ

电视时代还没有来临,甚至家里连一台收音机也没有。偶尔在学校礼堂放映巡回电影,就成了最重要的娱乐活动。武士电影广受欢迎,电影里的“鞍馬天狗”成了孩子们心目中最大的英雄。游戏时,所有人都希望像嵐寛寿郎一样饰演大英雄。我和低年级的学生一起玩,每次角色轮换时,我都会劝慰他们,因此就一直是英雄主角。“杀”“杀”“杀”“我要杀了你”……寺院内的呐喊声直上云霄。直到夜幕降临,大家才各自散去。



田植え

插秧是村庄里最重要的事情,全家都会参与,合力劳作。父亲牵牛荷锄整理水田,母亲把苗床培育的稻苗插进地里。孩子们带来了午餐和茶,或者是帮忙搬运稻苗。低飞的燕子掠着身边飞过,田里的水很温暖。一天的劳作结束后,甲虫不知从何处就出来了。青蛙叫了,萤火虫也四处飞舞。多想再次看到那令人怀念的田园风光啊。


いっぷくしいや

插秧结束后,极目四望,青田一片开阔。不久,细长的水稻开始长高了,可是杂草也随之生长。父亲手持除草的机械,母亲则是用手去拔。他们弓着背,在水田中一步一步地走。稻芒扎着脸,很痛。孩子们带来祖母做的饭团和茶。只有在短暂的午休时,才可以稍微松一口气。另外,梅雨也就快结束了。


川遊び

小河穿村而过,是孩子们最喜欢的畅游之地。抓鱼、钓虾、游泳……如果是在夏天,孩子们简直就成了河童。功课抛诸脑后,从早晨玩到傍晚,一直到天色漆黑。新学期开学,大家会聚在一起会比谁晒得更黑,这比功课获得优胜要重要得多了。对孩子们来说,流水清澈的小河永远是天堂一般的游戏乐园。


防火訓練


战火日益激烈,大阪的大空袭也扰乱了宁静的乡村。天空中一片火红,未烧尽的纸片飘到了清澄的乡村。有几发燃烧弹也落进了偏僻的山野,于是每个村落都在进行防灾训练。人们用布包着一些重要物品,随身携带。甚至是佛龛也放进了包裹里。

为了准备本土决战,所以人们又用竹制长枪进行操练。不过,随着新型的炸弹落在了长崎和广岛,不久之后,战争结束了。时代如此异常,恬静的山村也会因一些突发事态被卷入其中。


町から来たオジサン


村里的人都是熟脸,偶尔来摆摊的叔叔们就很受欢迎。小炉匠、修伞修鞋的、做木桶的……锅底有了洞孔,用锉刀锉一锉,放上一点铅,再用炙热的烙铁慢慢熔解。孩子们对这些魔术师一样的手非常着迷,不知疲倦地看着,永远不会觉得乏味。摆茶食摊、服装摊、书摊的叔叔们有时也会出现,不管买与不买,这些孩子都成了他们的朋友。


洗濯


山村里的小河清澈透明,河里的鹅卵石清晰可见,偶尔还会出现亮光闪闪的小鱼。人们在河里清洗劳作用的锄头和犁具,也清洗脸和手脚。母亲们在河里淘米洗菜,洗衣服也是靠这小河。花也在河边开会,讨论着各种各样的话题。小堰挡住了被番茄和瓜菜,防止他们被水冲走。水果上滴落的水滴,正是故乡夏天的味道。


手伝い


收割结束后,农家还是很忙碌。孩子们在放学后,不会再四处游荡,而是匆忙赶回家中帮忙。哥哥打稻草,弟弟用唐磨舂米。姐姐背上不肯睡觉的小妹妹,在庭院里哼唱“家乡的秋天”。木槌敲打稻草的声音引来了睡意。不久后,米就成了白色。嘴里数着:……97 98 99 100,突然大叫一声“hyaa ku”,一天的劳作就此结束了。


秋祭り(多治神社)


长笛声和鼓声越过麦穗,乘风而来。这一天是村里庆祝丰收的秋祭日。学校从早上就开始放假了。在多治神社院内,穿着和服的舞者伴着笛音和鼓声,围绕年幼的孩子们跳起舞来。村民们身着白衣脚穿草鞋,跟着两顶饰有红黑色花纹的神轿,在村内游行。如果你闭上眼睛,仍能听见孩子们的欢呼声正从森林中传来。


柴運び


水稻收完舂尽,村里开始落霜了。农人们开始为过冬准备柴草,他们从山间采伐树木,再运回山脚下的家里。这些基本是大人的工作,不过如果是高年级的学生,就要帮忙搬运了。一些低年级的孩子也会为能帮上忙而感到高兴,他们竭尽全力地在后面推着车,再冷的风也不在乎。


ぶっちん


收割完的田野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。“打哈巴狗了啊”,只要有人打一声招呼,伙伴们立刻便会聚到一起。游戏中的一方会在田野里插上30—40厘米长的小树棒,另一方就拿起棒子用力击打。如果能把“哈巴狗”击飞并且争抢到,就算赢。游戏时,每个人都带来四五根小树棒,运气好的时候能赢到十来根。这样就可以像蜘蛛网一样,封住对方的击出口了。小孩子真是游戏的天才。


とんど焼き


1月15也是祭日,各家各户带来竹竿和稻草,在河滩上堆起来点燃。人们手拿插着年糕的长竹,放在火上烤。烤好的年糕会带回家,祈祷吃了以后能无病无灾身体健康。孩子们则会点燃新春试笔,希望学业能有进步。有人说写的好的书法会高高飞起来。我常想,那燃烧的红色火焰上,消失在天空中的正是谁的新春试笔吧。


寒い朝

路边的水塘里结了坚硬的冰。孩子们弓着背踏雪去学校。那样的早晨,附近的老人就燃起篝火等在路边,燃烧的豆萁心情很好,噼噼啪啪啪地爆响着。孩子们靠近火堆,不久篝火就映红了脸。

“那么,大家赶紧去学校吧。”“赶快走呀,不然要迟到了。”

“好的!”我们开始向着学校的方向奔跑。篝火暖和了身体,老人们的柔情也温暖了我们的心。


牛のいる生活


打开沉重的大门。“阿姨,新春愉快!”对着屋内的主人打招呼,但屋里寂静没有任何答复。于是,又蹙到门口昏暗的牛棚边。牛的黑色面孔突然出现,它说:“我家主人外出了,现在不在家。”牛的眼睛是多么温柔啊。

牛是一家之中最勤劳的,是农家的宝。“请多关照”,它永远像家人一样生活着。饲料是用铡刀细细切碎的稻草,再用大锅慢慢来煮。孩子们也会帮忙刈草,用最新鲜的食物来喂养它。


キャンディー屋さん

哥哥在叫卖5元一根的雪糕。“雪糕 雪糕”一个声音大声喊着。这是一个暑期做临时工的学生,在夏日的农村,很远之外就能听到他来自路边的声音。雪糕自行车的后座上,立着漆成蓝色的大箱子和红色的小三角旗。

“已经卖完了啊。”

即使这样,有时还是会握着5元钱,心有不甘地紧跟他的雪糕车。


取り入れ

空气和水都变冷的时候,从在苗圃时就细心照顾的水稻到了收获的季节。今年病虫害的损失小,也没有台风的直接侵袭,预感会是丰收的一季。

收割了,高高的稻禾上稻子很干燥。天气没有变化的时候,全家都会出动,连小妹妹也来帮忙,一起把稻子运进贮藏室。奶奶也忙着准备晚饭。

运进小屋的稻子开始脱粒,用重重的土磨去掉稻壳碾成米。糯米也是一个好收成。哪一天能吃好吃的新米啊,节日的那一天吗?


肉弾

我出生在军国主义时期的日本,战时到战后,战斗游戏不仅吸引了男孩子,连女孩子也经常参与并乐此不疲。用身体猛烈冲撞对方,游戏非常激烈,直玩得全身上下都是是汗水,心里特别畅快。

游戏有外侧攻击阵地和内侧防守阵地,两组人,一组进攻一组防守。进攻方如果攻入了内侧防守阵地,进攻方获胜;防守方把进攻方赶出外侧阵地,防守方获胜。除了用棍子在地上画线,游戏不需要其他的工具。

现在难得再见到聚在一起玩的孩子,这样的游戏也没有了。


樵(きこり)

丹波村四面环山耕地很少,因此少有全职的农民,多数家庭都兼营林业。我家也是一样,除了务农,父亲还要进山采伐木材。二战后的社会复兴期,国家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,木材采伐业发展很快,四面八方的山都变得光秃秃。采伐后的山又再造林,人工栽种了很多杉树和丝柏。作炊木之用的杂树林也变化很大。

到了寒暑假,孩子们也会经常进山。他们负责从杉树和丝柏上剥下树皮,这些树皮可用作屋面材料。杉树和丝柏树脂多,不小心容易弄到手上和衣服上,被朋友看见就会觉得很尴尬。

随后,国内建筑材料多靠进口,山村的木材就不再重要了。杉树和丝柏只能在深山中孤独生长,成为花粉症的元凶。


木炭バス

河谷上的桥有一些坡度。桥前方100米有个巴士站,乘客们拎着包陆续上车了。

公车的发动机靠烧木炭驱动,车后装着一个锈迹斑斑的红色木炭炉,哼哧哼哧来回跑。即通、即通、即通……发动机的声响听来奇怪。巴士站附近有一个儿童游乐场,一些孩子正在跳绳玩耍,见公车来了就停下游戏跟着它跑。有孩子攀上了车尾,售票员打开车门,探出头来大声喊:“危险,小心啊。”这都是很平常的事。

有时也会这样。即通、即通、即通、咻……发动机失速了。列车员拉动手柄,尝试再启动,没有用。

“诸位,对不起了。请帮忙下车推一推。”

“嗨,你们也一起来吧!”

发动机终于启动了。列车员于是举起手,

“谢谢了!”

那是它还没有出现在『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』里的时候,是昭和22~23年左右吗?

记忆也远了。


冬仕事

童年时,丹波村有一年秋天就下了雪,大雪连下了3、4天。茅草屋顶上积着5、60厘米厚的雪,房子吱吱作响,向上看,连天花板上都有雪。

这样的日子里,祖母和母亲会靠着地炉编竹篓,打稻草绳,编制草鞋和盛木炭的草包,检修和制作伐木或是耕田用的工具。大雪封门的日子里,父亲同样也在忙着工作。

孩子们挖出积雪覆盖下的野菜来食用。

为了确保孩子能顺利上学,村民们全体出动,一起清除通往学校路上的积雪。物资贫乏的年代,孩子们极少有穿雪地靴的。

即使到了3月,也还是有雪。屋顶的北侧依然有许多未消融的积雪,那些雪卜卜卜……咕咚一声滑落了。这是春天的脚步声。人们一边为不久即将开始的劳作做准备,一边在这样的声响里一如既往地生活。


御田祭り

我很喜欢童年时的“播种祭”,孩子们也有模仿这种活动的游戏。

两个穿着藏蓝色白点花布衣的男人,四个穿着镶有红边衣饰的女人,一个扮演牛的男孩,头上插着菖蒲登场。边上还坐着身穿黑色条纹带有家徽衣服的人。

在观众的围观中,表演的男人即兴发挥,讲着一些惹人发笑的话。劳作开始了,男孩扮演的牛上场,女人插着秧苗,男人手拿小工具追赶麻雀,这些场景实在令人捧腹。在没有电视、游戏等娱乐的时代,年轻人和老人一样,都会参与到神社的活动中来。

几年后,我又有机会观看了久违的“播种祭”。出人意料的是,参与的村民已经非常少了。倒是手拿照相机的观众更引人注目一些。现在,“播种祭”已经成了“重要的无形民俗文化财产”,只有很少的人关心这乡土的骄傲了。


缶けり遊び

不了解太平洋战争的人越来越多了,现在它似乎成了一个古来的传说。但即使对于一个孩子,那也是一个极为严酷的时代,他们大多营养不良还要参与劳作。

在配给制度下,带着臭味的贝类和鲸鱼肉,连同灌装玉米粉以及没有标签的罐头一起,都要参与分配。

空罐头瓶是孩子们的玩物,踢罐子的游戏在当时非常流行。孩子们在放学回家途中,会在一些寺庙和会馆的周围逗留,从一所房前踢到另一所房前,不断地绕着圈子,完全忘了课外作业是什么。

不过,游戏结束后要等一会才回家,直到双脚不再出汗,否则父母又会知道你踢了罐子。


盆踊り

八月,丹波各地会举行“盂兰盆舞”,也被称为“丹波舞蹈”。在丹波的农村地区,这种舞蹈广泛存在。

领唱手举舞蹈用的伞,站在圈子中间,边唱歌跳舞边发着牢骚。如果领唱歌声动人,外围的舞蹈者会就会变得更多。

孩子们异常兴奋,身着浴衣蹦蹦跳跳。不过到了10点左右,他们就昏昏欲睡各自回家了。于是,这就成了青年人的恋爱专场。


富山の薬売り

富山一带的农家忙于耕作,平时少有时间。药店的人便会自己上门拜访,在各家各户必备的红色药箱里放上新药,并带走一些未用的药。这些人会在各个村庄间转动,有时还会留宿主人家,因此也身兼媒人之职,很多人会让他们帮忙物色儿媳妇或是女婿,在乡村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这些旅行者会分享旅途中的各种有趣话题,携带的柳条包装物甚多,创伤药、六神丸、万金膏……五颜六色的药,还有折叠式的广告宣传单,使它看起来就像一个玩具箱,装着无数快乐。


遊び

从竹林里取来粗细合适的的竹子,取适当长度的小树枝做成脚蹬,把它们铆合一体,就有手工制作的竹马可以玩了。

脚蹬的位置高低可以调整,调得足够高就可以俯视他人了。虽然乘坐这样的竹马并不容易,但很多人还是会在上学的途中竞走踩高跷。

现在是怎样呢?这是孩子们在家玩的时代。低出生率、电脑游戏和各种补习班,等等,使得室外的孩子越来越少了。


雪遊び

在我们的童年,大概是昭和10~20年代,村里经常会下大雪,学校甚至有过因为下大雪而停课的时候。

那样的大雪天,村子完全被覆盖了,于是孩子们就沿着坡道滑雪。双脚被雪濡湿以致生了冻疮,但大家依然是乐此不疲。

不过这样的玩法有一些危险,因此时常会受到大人们的呵斥。


花まつり

当“花节”临近,附近的孩子就都来凑热闹了。花篓里满装了蒲公英和莲花,来到寺庙的妇女儿童们,用花来装饰佛祖的居所。

“花节”时,寺院会提供甜茶。在饥饿的年代,孩子们会带着水壶从寺院领受甜茶而去。他们还会把这些甜茶洒在房屋四周,驱逐蛇虫鼠蚁。

这一天,为了祈福消灾,人们会抚摸罗汉的脑袋。病人还会把佛像上的红油漆涂在患处,祈祷早日康复,然后又愁容满面地离开。


馬跳び、どん馬

游戏不分季节,跳房子、跳绳、捉迷藏,等等,只要有人提议,大家又乐于参与,每个人就都全身心地玩起来。

画一条线,有合适的石头在手,马上就可以开始玩猜石头的游戏了。

越背和唐马,在放学回来的途中,随处可玩,不分男女,无论是否同级,既有乐趣,又锻炼了毅力和反应能力。


なわとび

村落里的孩子,在上学之前都会齐聚一处。先来了睡眼惺忪的一两个人,他们拿出跳绳,一边兴高采烈地跳着,一边耐心地等待其他人。

有人提醒说:“小雪今天感冒了,在家休息不上学。”只要不迟到,就会玩到最后一分钟。最后,大家结队而行,一起前往一公里外的学校。


雪合戦

今年冬天,村里下了最大一场雪。校园里的雪被堆放在一边,有人用它做了一个大雪人。

课间到室外打雪仗,大家欢声大叫。手有些冷,但身体很暖和,大家尽情享受着体育运动的乐趣。

回到教室,凑在在柴火炉前暖手,突然觉得一阵指尖痛。好热啊。


おしくらまんじゅう

现在,年轻的家庭越来越少,儿童的人数也显著降低。这变化真是令人唏嘘感慨。

在我们的时代,只有三四个儿童的是小家庭。一家有七八个儿童是很普遍的,有的人家甚至还会有10来个。孩子们聚在一起玩闹,河对岸的山谷里也有回声传来。捉迷藏、跳房子、踢罐子、互相推挤……这些游戏多令人怀恋啊。

对我来说,那些日子还时常可见,仿佛就在眼前。

现在,田地闲置了,竹林里无人玩闹。寒冷的日子里,只有竹稍还在风中摇摆。


标签: 艺术 插画 生活
关于作者
moyaya 万千事,且由他,渐成空!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画面生动,不乏童趣,色彩也美。
    2013-04-22 22:56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好喜欢这样的画面。有的画面,也亲身经历过啊。
    2013-05-03 11:14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看的好温暖 也不曾想起日本趁对我们国家发起过侵略
    2013-05-25 10:34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@maxchan 政治是政治,艺术是艺术,艺术是部分国界,种族和肤色的。
    2013-05-28 09:38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@moyaya 其实我想发个大拇指的表情= = 但是没有
    2013-05-29 15:42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怀念童年了· 哈哈· ·
    2013-05-29 16:51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@正斗哥 暂时不支持表情:)
    2013-05-30 09:37
  • {{ comment.commentator.username
    暖暖的温馨和幸福,小小的喜悦和怀恋
    2014-06-23 13:07
  • 阿辛

kiinii帐号登录

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

iOS、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